2020

开展时段

1月10日—19日

《南国草本——岭南国画名家笔下的草本作品展》

主办
广州书画名家艺术促进会
广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

协办
梅社书画院
顺德名门艺术培训中心
萃雅轩艺术馆
新快报收藏周刊
广东文化参考报艺术周刊
020艺术观察
东方撒艺传统插花培训学校广州分校
全程艺术集团
三瀚文化
媒体支持
广州日报
新快报收藏周刊
文化参考报艺术周刊
雅昌艺术网
020艺术空间  

前言
    『夫春气发而百草生,正得秋而万宝成』,《庄子·庚桑楚》中的这一句,用在广州书画名家艺术促进会今年组织创作与结集出版的《南国草本》上似乎很贴题。今年春天,由著名艺术家陈永锵先生倡导,画家刘思东先生组织执行,邀请当今岭南画坛近百名老、中、青年画家围绕『南国草本』展开创作,为地方草植写照,为时代气质立传。历时近年,深秋之际,近百幅各式各样、异彩纷呈的作品陆续交付,并由陈永锵、方楚雄、陈永康、招炽挺等名家主笔,邀众多画家合作的四幅八尺整纸巨作分别也以『春夏秋冬』为切入点而花团锦簇地诞现于世。于是,虽纸本杂陈,却也花木丛生,百草斗葳,生机勃发,景色宜人。只见集众思而呈百貌,挥笔情而写墨意,四时风物,时光漫漶,情怀其间,饶是如此惹人遐想流连,可谓南国有草木,且吟风雅颂。
    其实岭南画人一直就习惯于关注身边的花花草草,从岭南画派鼻祖居廉、居巢到高剑父、高其峰、陈树人乃至关山月、黎雄才及之后的众多画家,其作品中不乏草木花植,园林绿被,而且多有或以一木成名,或以一花致远者。这其中,既与南国花城四季如春、花植繁茂的地域环境有关,也与当地人热爱生活、包容务实的性情有关。在这里,不管闹市通衢还是河畔林道,不管是马路区隔还是天桥扶栏,不管是公园草地还是家庭盆栽,种植的、点缀的,举目可见尽是品类繁多、万紫千红的草木葳蕤。也许,正是这里的人们热爱生活、喜欢安逸、关注生态,因而他们不仅对自然生态的花草倍加喜爱,还对花草题材的艺术作品也颇为热衷。于是这里的画家对花草树木的热心关注与倾情描绘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进一层说,南方的人们喜欢草本,除了装点环境、美化生活、养情怡性外,还因许多草本具有养生与药用的属性。除了医学方面调剂制药外,岭南人在日常饮食中还习惯用一些具有保健功效的花草或煲汤或入肴用于调节身体,有如益母草活血、夏枯草清热、红棉花祛湿,等等。几乎每个家庭主妇脑袋里都有着一套草本养生的食谱,食得健康,食得满足,本身就是一种生活的哲学与美好的期许,所以对草本的青睐进入了一种从形式到内涵递进的实用性层面。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再从其繁殖茂发、生命顽强的特性上来看,草本虽然微小普遍、平凡朴实,但它的生命力却具有精神层面上的励志情愫,当年一首《小草》的歌曲唱遍了大江南北,借用小草,表现了大多数平凡人的梦想与追求,以及乐观豁达的精神品格。对草本这种不同的视觉与审美特性,在历代文人墨客中还得到了许多精神升华的抒写与讴歌,有如白居易的《赋得古原草送别》,李商隐的《晚晴》,张九龄的《感遇》,还有苏轼的《减字木兰花·莺初解语》等,他们无不借物言志,借物抒怀;或提振心志,或惹人情思。
    本册《南国草本》的组织与汇编,其实内在上也是富有精神层面意味的,因为『草』在绘画中更多是充当着配角,当单独把其作为主角来表现时,对创作者来说,既有构图与观感等方面的难度,又有表现技巧与创作能力的挑战。因为许多草本是单调的,是不开花不惹目的,是难以从审美习惯上将其作为主角来表现的,但正是这种既有创作难度又深具精神品质的题材,才引发组织者迎难而上的挑战情绪与倾注情感的热心;并且参与创作的画家本身就各具特性,既有老一辈的,也有年富力强的,性格各异,水平不一;所以,当把艺术名家与不同层次的画家整合在一个平台上时,对年轻人既是一种扶掖与帮助,也是一种创作的鼓励与『草本精神』的培养。因为与名家同台展技,就是一次学习机会,一种促进成长的过程,老、中、青同台表现也仿如一处美好的生态,花木茂盛,高低错落,虽有许多是小草植被,但也衬托、丰富并美化着这片热土;再说,不分强弱,各得其所,这也是一种『机会平等』时代精神的体现。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南国草本》已是广州书画名家艺术促进会召集众多艺术家对本土风物的发掘与创作上所组织策划的第四册了,从之前的《岭南佳果》《岭南树格》《南粤花格》到本册,一年一册,历经四年,前后发动了广东数百名书画家参与,可说少长咸集,群贤毕至,既发扬了艺术家关注本土、热爱生活的精神;又促使创作者与组织者对岭南的花植草木、地方风物进行深入的归纳研究,为岭南文化留下地域性、系统性、持续性与富有深远影响的艺术史料。几年下来,组织者从构思、邀请、创作、展览、编辑、出版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其间辛勤劳累,耗心耗力,不计效益自不在话下,但当他们看到一幅幅精品佳构出现时,当看到一本本沉甸甸的画册出版时,当看到许多风土景物得以疏理提炼时,当看到许多参与者有满足感时,当获得许多人认可时,便觉得是做了一些留得住、有意义的事情,自然也就身心舒畅,乐在其中。这从某一层面来说,也许就是一种敢于挑战的『草本』精神。

赵利平 (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原副主席
 广东省文化学会原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