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开展时段

12月7日—17日

《乱山出岫 · 宋陆京中国画作品展》

主办单位
广东省美术家协会
当代岭南艺术研究院
广东省中国画学会
广东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

协办单位
广东省美协中国画艺委会
广州艺术品行业商会
岭南美术出版社
当代岭南公共教育

承办单位
广州鲁逸文化

总策划\策展人
许晓生

展览时间
2019年12月7日 - 12月17日


说说宋陆京


关于宋陆京,先是一个书法家,然后才是一个画家。二十年前,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既搞艺术,同时也搞收藏。准确的说,也是一个玩家和杂家,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也属于那种“在野”党。


宋陆京先后从北方到南方,又从南方到北方,然后又回到南方。这一来一回的折腾经历,相比其他艺术家来讲,他经历的东西是比较多的,因而也积累了多种知识和各种社会经验。对于绘画,我觉得他的丰富阅历也是一个优势,或者说,宋陆京所具备的知识结构是符合艺术规律的。因为中国画是讲功夫在画外,但画里面事实上有很多无法言语的东西。


宋陆京也很勤奋,四十来岁还考上了中央美术学院陈平的研究生,并经过系统的专业学习不断地入古求新,其山水从最初的画形即而转变为书写心中之境。现在,他落脚广州,成为广州画院的一位知名画家,我觉得是非常难得的,也是很特别的一个个案。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书法的抒写性在“材料、笔墨”的应用上应该是最直接的。所以,在漫长的岁月里面,他都是以书法入画来对材料产生认识,并达到了一定高度。更具体的说,他书法中的“字形”要转化为一个特别的“形”,而这个“形”是艺术的“形”,这其实跟绘画中我们理解的“形”是一致且相通的。当然,这也导致了他在艺术道路上走起来比谁都慢,但是过了四十、五十、六十岁,甚至到后面却可以走得比谁都要快。因此,要画好中国画是需要书法基础的。一曰:“书法有多高,画就有多高”。而宋陆京的作品早就已经通过“山水、花鸟以及人物”诸多方面明显的体现出来,只有把这几块都打通了,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现在绘画上特有的风格。

对于中国画,我觉得传统笔墨里面确实也有它的极限,至少对于材料,古人通过了很多实践已经达到了顶峰,而这个顶峰实际上就等于一座山,从它的上面再垒一块石头,虽然可以,但能不能站得住是很难说的。而真正的艺术大家还要有自己的根基,我们常说的一句话叫“踏在巨人的肩膀”,这个“巨人肩膀”,你如果踏不上,那你谈什么成就都是很难的,如果你要是踏上后没有自己的根基也会很难成立的。所以,有时候这个借力也是暂时的,因为这里面对现代的艺术家来讲是一个很大的困惑和矛盾,当走入传统,传统本身也会局限你很多东西的抒发,而我们现在的社会形态变了,很多景物也会随之改变,如果还怀着一种古人情怀,那它就变得很不现实。但是,在传统跟现代的转换里面,其实也就要求很多艺术家得具备两样东西:既要有传统情感,还需要对现在所处的生活现状产生情怀,关怀。这样的艺术才是真实的。这很重要!现在很多艺术家太过两极分化,有时候过于传统而忽略了对现代情感的关注,有时候过于关注现代的这种生活方式而又导致对传统语言的缺失,这两者在现在都是一个矛盾。而且我觉得这个矛盾,不仅仅是这一代的,估计要连续着好几代。所以,这个时候对宋陆京的期待,我觉得这两者都是他作为自己发展的一个导向,我也相信这两者他都会处理好。

宋陆京自己曾经说过:他丟掉的东西,一开始以为丢了,现在反过来接触,才发现不但没有丢,反而进步了。而我认为:该属于你的,即便你放弃了,也属于你的。所以,一个艺术家如果有全面修养,就必须有舍才有得,不能长期停留在一种方式、方法上。如果不变,那它就停止了前进的脚步。很多艺术家可以活到八十岁、九十岁、甚至一百岁,但是人生、高度、甚至是艺术高度却是别人在四十岁,五十、六十岁就达到了。也就是说,他不一定越画越好,但只有那种敢于抛弃的人,敢于放弃的人,才会有属于他这个时代的“高峰”。所以,我也觉得宋陆京应该是这样的一个画家,就是“一路扔,一路捡,有舍才有得”。最终才能够达到从“小我到大我再到无我”这个转换。一旦把小我去掉,变成无我的时候,总有一天他会变成一个大我,而这个大我也就是大家。所以,这个奋斗目标我觉得应该不止是宋陆京一个,而应该也是很多艺术家所应具备的。


方土
中国美协理事、广东省美协副主席
广东省中国画学会执行会长、广州画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