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开展时段

11月8日—17日

《西风烈—— 肖映川、杨进民、张明川、陈芳桂山水画展》

主办单位:
中国画学会
中国美术家协会河山画会
广东省中国画学会
当代岭南艺术研究院
广东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

协办单位:
广州艺术品行业商会
岭南美术出版社
当代岭南公共教育


承办单位:
广州鲁逸文化

前 言

长空雁叫霜晨月
文 / 王鲁湘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这是毛泽东在红军陷入绝境的娄山关受命于危难之际时写的一首词,在那样的境况中,他还有这样的好心情去欣赏西风凛冽的天地悲歌,用急促的入声韵写下风之声,雁之声,马之声,人之声,还有回荡在他心里的悲愤激越的呐喊:“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但是,抬头远望,却是“苍山如海,残阳如血。”这样的诗歌意境,我们在唐代边塞诗中读到过,因为这是中国诗歌一个持续了上千年的伟大主题,在中国疆域不断向西北、西南扩张的历史进程中,中国男儿的事业也不断向边塞转进,中国文学、诗歌、音乐和绘画的题材也在向西北、西南渗透,大大扩展和深化了中国艺术的意象和意境。
    但是,应该承认,作为图象记录的绘画,特别是中国文人引以为傲的山水画,在这样一个中国文化和中国疆域持续向第二台地和第三台地扩展的历史进程中,相对于文字记录的诗词和声律记录的音乐,其紧随历史足迹的节奏确实是相形见绌的。笔墨也好,图式也好,耽溺于烟雨江南的丘陵和湖泊确实太久了!因此,我给于赵望云以及以他和石鲁为代表的“长安画派”以极高的评价,他们发现了山水图式的西北之境,而且发明了笔墨表现的西北之美。后来继起者无数,尤以张仃和李宝林二位先生能持之以恒,对大西北山水的图象塑造深入研究,于西北山水画之境与格又上层楼。
    肖映川、杨进民、张明川、陈芳桂四位画家,都有从军经历,有些还是现役军人,又都师从于李宝林先生,对于苍莽、雄强、峻伟、荒寒的西北大山水,陡然能起“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的壮志豪情。他们笔下的西部山水,已然超越了中国美术史的经验,超越了关陇山水为极限的所谓北派山水,目光掠过秦岭,直探地球第三极和有“万山之祖”称号的帕米尔高原!这是人烟罕至的绝地,许多地域被称为“人类禁区”,文明不曾染指,所以也称为地球最后的净土。这样的对象,是中国山水画的新课题。从知识的角度看,它们已经不属于人类的盲区,但如何经由画家的心眼化其为艺术的心象,赋其以图式的表达,且以笔墨夺其山魂水魄,然后造化在乎手,将人类文明的化外之域,化为纸上丘壑烟云与笔墨图式,映照人类永无止境的探险精神和求索心性,开拓人类在空间视域的经验与新的表达能力,就是画家们的艺术使命了。我欣喜地看到四位有军人气质的山水画家在这片绝地上的顽强开拓,他们笔下的每一座寒光凛凛的冰峰,每一道深不见底的大壑,每一片灵异的天空,每一块亘古的顽石,都给我灵魂的震撼,让我对造化充满敬畏并心生感激。天覆地载,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诚哉斯言!